首页 > 专文专题 > 正文

动画业界的诗人 浅香守生监督访谈(下 )

Comiday
分享+
0

浅香守生 CD专访

浅香守生
1967年生于兵库县,专科学校毕业后进入MADHOUSE。在制作部担任演出助手后,在电视系列动画《YAWARA!》中作为演出出道。之后,作为MADHOUSE培养出的演出家参加了大量作品的制作。

主要作品
カードキャプターさくら(《魔卡少女樱》)
《POPS》
人魚の傷(《人鱼之伤》)
ちょびっツ(《人形电脑天使心》)
ガンスリンガー・ガール(《神枪少女》)



角色魅力的最大体现——《魔卡少女樱》成功的秘密


土谷:《魔卡少女樱》在中国是非常有人气的作品,现在的年轻一代中也有很多FANS。第1集中段小樱在藏书室中发现库洛卡的书的时候,镜头的位置变化很有趣。也没有使用斜构图,却将紧张的氛围传达给了观众,能讲解一下这个场景吗?

浅香:首先是设定上比较花心思的地方是,表面上看起来是非常平静的,气氛很悠闲的一幢小屋,却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建有地下室,一旦打开那里的门,就仿佛展开了异世界的空间一般,进行了这种表里的设定。我想不仅仅是日本人,凡是人如果在可视范围之外有阴影,看不见阴影里的东西,明明不知道转角那头有什么,却仍会感觉到恐怖。所以用藏书室中的书架配置制造了一条U字弯曲的道路,并且加上阴影,从而创造出了一个“虽然从书的缝隙之间能够看到内部的情况,却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的空间。所以,即使不使用奇特的镜头视角,做好阴影的设定,紧张感也能表现出来。自己很喜欢看住宅平面图,也很喜欢带地下室和阁楼的房子。

土谷:《魔卡少女樱》的片头动画也是浅香先生画的分镜吧?

浅香:是的。

土谷:是继《D・N・A²》之后的第二次吧。

浅香:我记得是的。《魔卡少女樱》是基于“最大限度表现出可爱角色的魅力”这种想法做出的作品。片头曲也非常优秀,能抓住观众的心,我所做的也就是按照曲子的印象去填充画面而已。

土谷:那之前也和CLAMP一同参加过《CLAMP IN WONDERLAND》的工作吧。

浅香:《CLAMP IN WONDERLAND》是按照CLAMP角色总登场一样的节奏去做的,记得还拼命读完了装在纸箱里送过来的CLAMP漫画,然后就完全沉迷进了CLAMP的世界之中。

土谷:这和之后《人形电脑天使心》的时候也有所联系……

浅香:是的。虽是完全不同的作品,对象年龄也不同,不过CLAMP作品从整体来说都是把角色魅力放在第一位的。

土谷:我们稍微把时间轴把后推一点,进入2000年代后,您执导了《神枪少女》这部有着重厚故事的作品。第1集中枪战场面非常激烈,其中就有亨丽埃特冲进恐怖分子的老窝,突然开枪猛射的场景。感觉整体上强调实感的构图非常多,有点黑帮电影的味道。您在制作这部作品的时候,还是有注意到突出枪战的真实感吗?

浅香:关于《神枪少女》,首先原作者的相田(裕)先生就向我传达了“枪械和枪械使用方面尽量做到真实”的意向,于是就按这个要求去做了。这点也是原作的一大魅力,作为动画来说是首要保证的地方。第1集和第2集这方面都做得很严密细致,该说是抓住了观众心吗,总之是看点之一。

土谷:那里的室内枪战戏还是采用了压缩空间方式去拍吗?

浅香:不是的,那儿是很平常地,以普通方式去拍的。镜头本身并没有太多处理,只是尽量让战斗和枪械本身看起来真实而已。另外为什么基本都用普通角度去拍摄的原因是,让小女孩干杀人的行当这种设定本身是不现实的,所以我就想要尽量将这之外的要素,比如意大利的风景,以及人物的行为形象等,好好建立起来。本身这对于漫画和动画作品来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真的是用很普通的镜头去拍的。虽然镜头角度都很普通,但也设计了比如组织为了掩饰枪声,故意在附近道路施工,制造出很大声响的桥段。当时就想着必须得渲染出在意大利执行隐秘行动的实感。

土谷:感觉少女去杀人的这种异样的氛围反而很突出……

浅香:是故意这样处理的。

土谷:我觉得要说浅香先生的演出特点之一的话,就是常会去使用一些特殊效果,比如樱花、水纹之类,让我印象很深刻。是什么促使您去使用这些效果的呢?

浅香:大概是因为《魔卡少女樱》的魔法少女动画的缘故吧。另外樱花真是经常在画面上飞啊,但我感觉这有点儿像是MADHOUSE的家传绝技一般。林先生、平田先生、川尻先生这些MADHOUSE的导演们经常会用到樱花的效果,也许我也受到了他们的影响吧。

土谷:印象中MADHOUSE作品的第1集好像都是“尽可能”在让樱花漫天飞舞。

浅香:确实如此(笑)。



穿插于文戏中的镜头逻辑——解读《魍魉之匣》与《人间失格》




土谷:说到《魍魉之匣》经常会有人提到说“第6集的演出好厉害啊”。明明一步也没有离开京极堂,却使用了各种演出手法来展开故事,能告诉我们您在演出上有什么重点处理的地方吗?

浅香:第6集的分镜画得特别累,绞尽脑汁才终于完成了工作。另外演出和作画担当也是读懂了我的意图,最后完成得非常不错。从分镜上来说,首先《魍魉之匣》的“匣”是一个关键词。作品中以“匣”为原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事物。以第6集来说,京极堂所在的房间首先就是一个匣子,受到京极堂的支配。然后在匣中放上坐在京极堂前面受其影响的鸟口君,一旁阴影中不耐烦的关口,接着鸟口君就在这个匣子中,渐渐被京极堂所支配,这就是故事的整体流向。房间里放满了像大脑储藏的信息一般的书籍,仿佛就像京极堂的大脑一般。然后就说到羊羹了。

土谷:看起来很好吃的羊羹(笑)。

浅香:是的,看上去味道不错。我个人很喜欢京极夏彦先生的小说,也读了好几本,其中肯定会有“删了也行”的桥段,这样说感觉太不礼貌了,也就是高深莫测的桥段存在。这是他作品的一大特征。而我想的也是如果有一天,我来画京极先生作品的分镜的话,就想画涉及这些内容的集数。原本以为会不会因为动画的限制就省略掉这些内容,结果不但没有省略,工作还来到了我的手上。于是我就想做出一种让大家觉得“虽然删掉也可以,但没有这一段就不是魍魉之匣”的感觉。之后主线剧情就是鸟口君去采访,发现匣子中有一个小壶,壶中有写着魍魉的纸,那么到这段剧情展开之前就要在观众面前突显出京极堂道行有多高深,然后内容本身有没有与主线剧情挂上钩。所以一直想着该怎么办好,最后发现构成一个把视线停留在喝茶用的小物件上,并且对它们进行分类的画面会不会很有趣,所以就有了羊羹。另外,理解了京极堂所言的鸟口君的演技也和羊羹有关。

土谷:作为茶点的羊羹、茶碗、茶碟和牙签。那是浅香先生的主意吗?

浅香:是的,在剧本和小说里都没有这段。京极堂正好是谈到一个分类的话题上,所以我就试着凑了四个小物件。

土谷:之后的第11集也是浅香先生您画的分镜,同样是在京极堂房间中展开的一集,当然后来场景有移动。您在处理室内场景时,是有意识地将角色放在房间与套廊的交界线上吗?

浅香:是的。室内关口君的设置是和第6集一样的,不过第11集中是把榎木津这个角色设置在了走廊上,以这样一种配置来推进故事的。至于为什么和猫在一起,是因为榎木津的定位是一位相对自由的,拥有不可思议能力的角色,于是就将这样的印象移入到了角色当中。

土谷:只有他被安排在了房间之外的廊道上……

浅香:是的。另外,关于“魍魉”这个词的词义,好像是有溶于光与影之间的一种朦胧状态的意思在里边。考虑到在房间与廊道之间画出一条境界线般的演出可能会比较有趣,于是就这样做了。

土谷:第11集中,除了京极堂的那幕以外,还有一幕是木场探访一位女性,并与那位女性展开对话。当时有一个俯拍的庭院场景,庭院中的石板出现了两个分支,那一幕您有赋予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浅香:有的。那里是象征着木场的存在和木场思慕的女性所真正爱慕的人的两条道路。在作品中虽然有一些故意误导的成分,但这个场景的意思是,不光是那位女性有两个选择,木场也正处于杀不杀死她的父亲这么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中。当时想的是如果能多少暗示一下两条道路的存在就好了,于是画下了这个镜头。

土谷:《魍魉之匣》中经常出现风铃,感觉风铃一响起,就像是话题转换的信号一般,场景、镜头都发生变化。您有去考虑过使用这个风铃吗?

浅香:关于《魍魉之匣》中的风铃,其实并没有特别在意。也就是在鸟口君的脚麻了的地方,还有魍魉的纸张出现的地方,作为点缀响了一下而已。但并没有赋予什么特殊的意义。

土谷:相比起来,风铃在《人间失格》中就更有存在感一些了吧。

浅香:是的,《人间失格》是作为一种表现压迫感的、逼入绝境的感觉的道具来使用的。

土谷:在《人间失格》的DVD包装纸上有刊载您的访谈,那里有提到关于风铃的演出。在与女性的夜间戏中,最后风铃声很嘈杂,那里应该是您提出了“希望风铃能响得人心烦”的指示。

浅香:是的,那里的风铃声给人感觉像是在催促“去死吧去死吧”。

土谷:啊,是在逼迫人去死啊。

浅香:是的。

土谷:在《人间失格》中,我们看到了您令人叫绝的演出。进入回忆场景的手法区别和时间点,色彩的控制,以及象征演出,作为观众感觉是堪称绝妙。接着刚才《魍魉之匣》的话题,您觉得自己对《人间失格》这部作品的认可度如何,或者说有没有达到您预想的效果?

浅香:绝不绝我自己也无法评断。不过确实想再去试一试在《魍魉之匣》中用过的效果不错的表现手法,还有时间交错的处理。《人间失格》的企划本身是顺水推舟,能够放开手脚去做非常有趣。然后在演出方面,《人间失格》是在昭和初期二战之前的故事,整体上世界观比较灰暗,那么在做的时候,就是在这个世界中插入一些对比色。比如开篇街景天空是一边鲜红,涂口红的地方用非常抢眼的红色,明明是夜晚却塑造出全白的空间,尽可能地把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串联在一起。

土谷:具有象征意义的红色出现了很多次,女服务员的衣服也是红色的。除了让人印象深刻的颜色以外,也有突然进行时间上的跳跃,插入与尸体双目相视的场景和床戏场景,这种从真实忽然一脚踏入混沌的演出感觉非常突出。就您自己来说,感觉有没有“做得很舒服”的场景呢?

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