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文专题 > 正文

乘兴而起!Diverse System主催Ysk439访谈!

Comiday
分享+
0

Diverse System Ysk439 CD专访

Diverse System
日本著名的同人音乐社团,自2000年起开始活动,起初是围绕BMS(Be-Music Source 
file)为主题展开同人创作,以发布音乐游戏非公式Arrange Album为中心活跃于同人音乐领域。2010年以后因为版权方要求自肃停止此类活动,转型为公募乐曲发布主题CD社团,现已成为日本同人音乐领域登龙门一般的存在。主催为Ysk439,成员包括削除、Feryquitous、xi等人。



TFON_Scarlet(以下,TF):与作你好,非常高兴你能接受采访!首先,请自我介绍一下。

YsK439(以下,与作):这次接受采访,很高兴有人能对我这样的一介凡夫抱有兴趣。我是日本同人社团「Diverse System」(以下,DS)的代表YsK439,写作与作、Ysk439或者439都成。1980年生,现在35岁,游戏历从任天堂FC诞生起已经有32年了。现在保持着几个老游戏(音游和模拟射击游戏)的全日本最高分记录。现在除了一个人运营「Diverse 
Direct」和「Diverse System」两个社团以外,COMIKE的STAFF也干了有17年了。作为「Diverse System」的运营者,从外联到企划、运营、财务管理、日程管理、作品颁布、酒会主持、活动立案都是我在做。而「Diverse Direct」那边则是我一个人包干。咨询答问和回信,只要不是在繁忙时期,基本也是我一个人回。忙起来就是朋友和Diverse的成员们来打点儿下手。


TF:那么,您作为DS的主催者,可以讲讲这个社团是如何成立的吗?成立这个社团的初衷是什么? 现在的发展目标是否和初衷有所不同?

与作:「Diverse System」原来是作为2000年一个街机音游大会的运营方成立的,那时候不太凑得齐大会的运营资金。但当时遇到一个机会,稍微接触了一下同人,才发现“原来也有这种形式的粉丝活动”、“原来也有二次创作的文化”,于是就掂量了一下,反正我自己也很想听某个音游的REMIX版,干脆自己做一盘赚点儿钱,也可以用来支援一下展会运营,结果就找熟人做了CD,在大会会场上发布了这部作品。后来发现做这个还是蛮开心的,就想着还是继续吧。要继续下去的话……还是在同人这个分野活动下去如何呢?那就这么干吧!这样做着做着,就成了现在这样。而且,说起DS还有一段特殊的经历——我直到做完第四部作品都没参CM,一直傻傻地在大会和代售店贩卖,而我当时分明就在CM做STAFF,真是蛮不可思议的。


TF:在DS的诸多专辑当中,“AD”系列和"Challenge"系列占了很大的比重。能够讲解一下这两种企划的含义吗?

与作:其实我并没有过多去考虑有什么含义……说实话我到2010年为止都很不擅长做企划这一块,所以还是基于“这些系列也是属于随性提出的”这个事实,来说一说我现在的想法。首先,这两个系列之所以作品多,理由很简单粗暴,只是因为“谁都能参加”、“谁看了都明白”。DS虽然有数百人,但大家优缺点都非常明显。另外,在制作合集的时候,很难做出一个归纳。其中,AD是由我来对制作成员进行把控,感觉“擅长这种曲风的人挺多”,就把他们制作的曲目放进专辑中,而Chanllenge是我考虑到“也许这位成员也能挑战不同风格?我很有兴趣想试试看?到底做不做呢?”,以这种感觉进行分类挑选出来的专辑。企划本身并不轻佻,只是觉得“这次怎么玩”这种感觉挺好。游乐场所的选择,也需要讲求平衡;而且,既然决定要玩,那就好好玩。至于DS的专辑标题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分类和数字之类的,这也纯粹是因为能让人看了就懂。偶尔也有会像works、BADASS或者JAPAN这样的标题出现,这也是尽可能挑选了“容易看懂的词儿”后的结果。





TF:即便是在诸如AD:Piano 或者Celt Challenge这样的专辑当中,电子音乐元素所占的比重也比纯粹的乐器演奏要多呢。这是否说明DS是主打电子音乐的社团?

与作:本来我们社团中的成员都是玩着BMS(Be-Music Source file)这种游戏文件格式长大的,从一开始几乎就没有玩乐器的。并非是有意要把音乐做成这种感觉,不过是顺其自然而已。正好想到企划就提出来,然后让大家饶有兴致地去制作,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这也是我的工作。这样一来,自然而然地,电子乐的企划就变多了。


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