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文专题 > 正文

乘兴而起!Diverse System主催Ysk439访谈!

Comiday
分享+
0

Diverse System Ysk439 CD专访

Diverse System
日本著名的同人音乐社团,自2000年起开始活动,起初是围绕BMS(Be-Music Source 
file)为主题展开同人创作,以发布音乐游戏非公式Arrange Album为中心活跃于同人音乐领域。2010年以后因为版权方要求自肃停止此类活动,转型为公募乐曲发布主题CD社团,现已成为日本同人音乐领域登龙门一般的存在。主催为Ysk439,成员包括削除、Feryquitous、xi等人。



TFON_Scarlet(以下,TF):与作你好,非常高兴你能接受采访!首先,请自我介绍一下。

YsK439(以下,与作):这次接受采访,很高兴有人能对我这样的一介凡夫抱有兴趣。我是日本同人社团「Diverse System」(以下,DS)的代表YsK439,写作与作、Ysk439或者439都成。1980年生,现在35岁,游戏历从任天堂FC诞生起已经有32年了。现在保持着几个老游戏(音游和模拟射击游戏)的全日本最高分记录。现在除了一个人运营「Diverse 
Direct」和「Diverse System」两个社团以外,COMIKE的STAFF也干了有17年了。作为「Diverse System」的运营者,从外联到企划、运营、财务管理、日程管理、作品颁布、酒会主持、活动立案都是我在做。而「Diverse Direct」那边则是我一个人包干。咨询答问和回信,只要不是在繁忙时期,基本也是我一个人回。忙起来就是朋友和Diverse的成员们来打点儿下手。


TF:那么,您作为DS的主催者,可以讲讲这个社团是如何成立的吗?成立这个社团的初衷是什么? 现在的发展目标是否和初衷有所不同?

与作:「Diverse System」原来是作为2000年一个街机音游大会的运营方成立的,那时候不太凑得齐大会的运营资金。但当时遇到一个机会,稍微接触了一下同人,才发现“原来也有这种形式的粉丝活动”、“原来也有二次创作的文化”,于是就掂量了一下,反正我自己也很想听某个音游的REMIX版,干脆自己做一盘赚点儿钱,也可以用来支援一下展会运营,结果就找熟人做了CD,在大会会场上发布了这部作品。后来发现做这个还是蛮开心的,就想着还是继续吧。要继续下去的话……还是在同人这个分野活动下去如何呢?那就这么干吧!这样做着做着,就成了现在这样。而且,说起DS还有一段特殊的经历——我直到做完第四部作品都没参CM,一直傻傻地在大会和代售店贩卖,而我当时分明就在CM做STAFF,真是蛮不可思议的。


TF:在DS的诸多专辑当中,“AD”系列和"Challenge"系列占了很大的比重。能够讲解一下这两种企划的含义吗?

与作:其实我并没有过多去考虑有什么含义……说实话我到2010年为止都很不擅长做企划这一块,所以还是基于“这些系列也是属于随性提出的”这个事实,来说一说我现在的想法。首先,这两个系列之所以作品多,理由很简单粗暴,只是因为“谁都能参加”、“谁看了都明白”。DS虽然有数百人,但大家优缺点都非常明显。另外,在制作合集的时候,很难做出一个归纳。其中,AD是由我来对制作成员进行把控,感觉“擅长这种曲风的人挺多”,就把他们制作的曲目放进专辑中,而Chanllenge是我考虑到“也许这位成员也能挑战不同风格?我很有兴趣想试试看?到底做不做呢?”,以这种感觉进行分类挑选出来的专辑。企划本身并不轻佻,只是觉得“这次怎么玩”这种感觉挺好。游乐场所的选择,也需要讲求平衡;而且,既然决定要玩,那就好好玩。至于DS的专辑标题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分类和数字之类的,这也纯粹是因为能让人看了就懂。偶尔也有会像works、BADASS或者JAPAN这样的标题出现,这也是尽可能挑选了“容易看懂的词儿”后的结果。





TF:即便是在诸如AD:Piano 或者Celt Challenge这样的专辑当中,电子音乐元素所占的比重也比纯粹的乐器演奏要多呢。这是否说明DS是主打电子音乐的社团?

与作:本来我们社团中的成员都是玩着BMS(Be-Music Source file)这种游戏文件格式长大的,从一开始几乎就没有玩乐器的。并非是有意要把音乐做成这种感觉,不过是顺其自然而已。正好想到企划就提出来,然后让大家饶有兴致地去制作,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这也是我的工作。这样一来,自然而然地,电子乐的企划就变多了。


TF:我注意到DS每年的压轴大戏就是年末时AD:Trance系列的新作发表。目前,西方传统Trance正在逐渐退出电子音乐的主流地位,取而代之的是Bigroom系和bass music系的EDM。这是否意味着DS年末大戏的主角会被其他的作品系列所取代呢?

与作:我们,应该说主要是我自己不太争气。现在DS最擅长的是TRANCE、HOUSE还有游戏配乐色彩比较强的PIANO。这五年来,一直没有什么变化,不如说我们是看到粉丝增加了,才开始考虑这件事情。所以我并没有去考虑欧美怎么样、世界怎么样,或者说流行怎么样,我自己只是基于“高兴就做”、“那么谁来做”这两个标准来行动的。所以我们并不追流行,而只是坚持做我们能做的事情。


TF:作为一名东方爱好者,我其实很喜欢DS的《thE》系列。但最近注意到DS的二次同人创作已经越来越少了。那么以后会停止二次创作吗?如果并不打算停止二次同人创作,接下来又会有关于哪些作品的企划呢?如果打算停止二次同人创作,是否会商业化经营DS?

与作:是的,因为我们有被版权方责问的经历,如果再继续做未经版权方许可的二次创作的话,我觉得有些不合情理,于是目前停止了二次创作活动。至于thE和东方Project这边,那还是主催作品以妖妖梦为主时代(那时沉迷妖妖梦有1个多月,每天一打就是好几个小时),现在是“有出的理由了自然会出,但是不勉强出”的状态。反正关于二次创作这边,就是等船到桥头的事儿,不勉强为之。到了能出的时候,说不定还是会出的。


TF:DS给我的印象一直都很“国际化”。比如说社团专门的英文推特账号,社团自营网店支持向海外发货,以及最具特色的“面向国内外的创作者公开进行作品募集”。我记得从大约6年以前,DS开始允许海外的作者投稿。那么DS是否是日本第一个向海外公募乐曲的同人音乐社团?即便在今天,向海外公募乐曲的同人音乐社团也并没有几家,那么6年前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呢?

与作:看起来是这么回事吗?啊,真是太好了……不过实话实说,关于这一点我并没有任何考虑。一点一点来说吧。几年前进行的乐曲公募,其实并没有考虑到海外的状况,结果看到应募结果后才发现“哇!居然有外国人来应募耶!”,一切就从这里开始。万幸的是,我多少还是玩过一些英语圈的游戏,虽然没法作文但至少看得懂。现在是有专人担任翻译就是了。想到“沟通和稿费(通过PAYPAL付)都没问题的话,为啥不欣然接受应募作品呢?”,于是很随性地开始进行公平审查。目前还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运气还比较不错(当然危机管理我们也做好了)。然后关于海外通贩,Diverse Direct使用的是成员tnj先生亲手搭建的购物车系统,当时问他说“能装上PAYPAL功能吗?”他回答说“没问题”,于是两天就把系统搞定了。我当时就说,“只要知道如何进行交易,了解住所信息以后就可以把货送过去了吧!那就这么定了!”,然后就开始通贩了。反正两边都是以“管他的先做!啊哈做出来了!这样阔以阔以!”这样的感觉去做的,无论从好的层面还是坏的层面来看,总之就是“咱啥也没多想!”。在大脑转动之前先付诸行动,然后碰巧运气好成了,如此而已。顺便说下英文推特账号,这也是同仁自愿表示“我可以帮你们做”,然后我说“拜托了”,于是就开始英文推特的活动了。


TF:那么如果说面向海外的公募给DS带来了在海外的知名度,将来你是否有可能直参中国或者欧美的同人展会?

与作:之前其实想去台湾,但是活动撞了没去成……但一切皆有可能,不过过海关这些事儿看起来很麻烦。


TF:可以讲一下经营DS这16年来最难忘的一次经历吗?

与作:THE DIVERSE SYSTEM诞生的时候吧。详细经过都写在了维基百科上,只要去查下就知道了。我当时受到很多人的照顾,下定决心后,才有了今天的Diverse。


TF:其实在中国,DS有一批非常活跃的粉丝。他们大多加入了一个自建的网络讨论群组,并且每天都会围绕着DS的作品讨论同人音乐和音乐制作技术。他们中有很多人都在进行着公募挑战,而Diverse-Direct上面来自中国的订单也基本上都是由他们发出的。你知道有这样的一个群体存在吗?想对中国的粉丝们和潜在的粉丝们说些什么吗?

与作:这种仅靠一人之力开始的事业,能获得如此多的支持,真是感激不尽。中国的DS爱好者最近渐渐增加,买碟的人也越来越多,这点我当然是知道的。要问为什么?因为是我自己一单单打包的。如果有什么不备之处请尽管联络,我会亲自处理。真的非常感谢!希望今后也能尽情享受DS的“他们”创作的作品。大家人都很好,作品也都很厉害,请多多关照啦!





     
以下是从粉丝们那里征集来的问题:


匿名1:公募曲的审查流程是什么样的?是否存在一个量化的标准?

与作:流程的话,老实说DS一直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进行“盲查”。在公募环节,采取原则上“完全不将知名度等要素纳入评价体系”的方针,截止日一过,就把收集到的乐曲全部放入播放器,将评价较低的乐曲依次从播放列表上排除,直到仅剩能放入专辑的曲数为止。这种审查基本都是靠主催的直觉在进行,当然,也有一首都没选上的情况。


Yuuki Ansaka:您于前年招收削除和Feryquitous作为副主催,是希望社团会有什么样的新发展吗? 他们是否参与公募审查或者DS网店通贩相关业务?无论是通贩还是审查,之前为什么又会执着于一人完成所有的事务?

与作:首先削除和Feryquitous并不是副主催,你可以理解为DS所属的音乐人。因为他们一直为DS的发展尽心尽力,为了报答他们,同时也为了明确责任的划分,所以拜托他们成为了“旗下艺人”。保护他们的创作自由,帮他们办理事务手续,反正有什么麻烦就交给DS来做都没关系。总之就是“你们就放心地把时间耗费上创作上吧”,这种意义上的从属关系。至于公募审查,根据曲子类型也会有参与,不过前提是在我进行审查期间。然后,之所以执着于一人作业,是因为我对大家说过“非创作的部分、谁都能做的部分尽可能交给我来做”,而现在的工作量,还未到我的极限。而且一人作业的话也能顺利地进行质量管控,我认为正因为靠一人作业,才使DS如今也保持着DS的面貌。当然这其中也有我的执念,但我觉得这种同人式的做法也蛮好的。


匿名2:据我了解,除了担任DS的主催之外,您还担任音游club event"KCDJ"的主催。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一定的联系?是否会开展关于DS的Event(不限于club event)?

与作:基本完全没有联系,虽然相关人士偶尔会有出演,但由于活动内容完全不同,所以也没有什么关联。音游是音游,Diverse是Diverse。不过说起来活动的线下会和小圈氛围非常好,所以真的是兴趣使然在做。DS这边的话,以后想做一些能将人轻松地聚在一起的活动——不到LIVE规模,出演人员不太卖力(褒义)也可以轻松享受欢乐氛围的那种吧。


面包桑:DS在每次Comiket的宣传PV当中都会使用新专辑中的一些乐曲呢。那么PV中使用的曲子又是以什么样的标准选定的呢?

与作:关于这点,会考虑用有一定知名度的曲子。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会优先考虑选用能远远早于截止日提交DEMO的人制作的曲子。当然也有在专辑企划阶段就定好了的情况。


河童:与作平时都听些什么音乐? 

与作:理所当然地会听一些音游的曲子,另外就是Ultra音乐节的音乐,在推特时间轴上刷出来的soundcloud,被推荐的youtube,当然还有DS的专辑和老游戏的音乐……各种各样的曲子,根据每天的心情选着听。


:请问你喜欢月代彩的作品吗?

与作:喜欢。所以这次可能出专辑,敬请期待。


0
可米 私 信 关 注
 

国内优秀的ACG文化资源分享站!

海量前沿信息+文化主题探讨+社区网友互动点评

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发私信



登 录

提示信息!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