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文专题 > 正文

多点开花的绝对职人 实力派动画师堀内博之专访(上)

Comiday
分享+
0

堀内博之 CD专访

Horiuchi Hiroyuki 堀内博之
1962年12月21日生,青森县出身。19岁从青森县立弘前南高等学校毕业后,通过《アニメック》上平村文男先生的函授教育进入了スタジオぽっけ,从《新铁壁阿童木》开始从事动画的工作一直到スタジオぽっけ解散为止。其间担任过《忍者服部君》《脑波子》和《亚空大作战斯兰格尔》的原画,尤其是《忍者服部君》的原画工作是在入社仅半年的情况下完成的。1987年ぽっけ解散后,进入AIC,正式转型为原画人。在完成《萤火虫之墓》的工作后退出AIC,成为自由原画人。1990年四月,在《シャコタン☆ブギ》中第一次担任人设和作画监督。之后担任了人气作品《天地无用》《死神的歌谣》《神曲奏界》等作品的人设作监,参加了《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等长篇作品的制作。近期参与作品有《机动战士高达UC》、《TARI TARI》、《我的朋友很少NEXT》和《革命机VVV》等。现在正作为主力投入《飙速宅男》的制作之中。



★关于堀内先生的经历

☆实际上在采访堀内先生之前本来打算搜集一下您参加制作的作品的,但是当看到您的个人主页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您的作品履历的时候,还真是吓了一跳。据我所知,动画界几乎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工作做如此细致的整理。而且看上去参加作品很多,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作品混了进去,真是非常有趣。

那个还在整理之中,当然我的作品不止这些,但由于实在抽不出时间,最后放弃了更新。如果还能有更多一点儿闲暇时间的话,想把之后的作品也都添加上去。

☆您是从小时候就喜欢动画吗?
那时候是喜欢“看”动画。

☆堀内先生和恩田(尚之)先生还有井上(俊之)先生都是同一世代的人呢。说到那个时代的动画就是“虫工作室[1]和东映[2]二择一”的感觉,它们之中哪一边对您的影响更深刻呢?
小时候大概是虫工作室的动画看得更多一些,但是从阅览作品的数量和时代的流向上来说,东映的作品更能吸引我。

☆最早让您意识到“作画”的是谁或者说是哪一部作品呢?
实际上像前边所说的一样,我最早只是喜欢去“看”,而意识到“作画”已经是开始工作以后了。从那层意思上来说的话,应该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手冢治虫先生的《铁臂阿童木》[3]。而学生时代涂鸦的时候,会临摹《未来少年柯南》[4]、《鲁邦三世》[5]和《银河铁道999》[6]等作品里的角色。

☆听说您进入业界是因为大前辈平村文男先生,能够给我们具体讲述一下是怎么一回事吗?
平村先生在一本叫做《アニメック》[7](现在已经停刊)的杂志的,名叫“动画教室”的栏目里连载关于动画里的动态的一些基础知识,那个栏目里正好写有函授教育的招募启事。看到那个以后,就通过函授教育这种比较罕见的形式对动画业界产生了兴趣。平村先生本来是给地方报纸画漫画的这么一个人,自从电视上开始播放TV动画之后就进入了东映。在我进入他的工作室的时候,他也还是参与トップクラフト[8]的联合制作、担当《忍者服部君》[9]原画的现役动画人。

☆您从进入业界之后的7年里一直在スタジオぽっけ[10]工作,那个时候一起共事的还有谁呢?
刚进工作室的时候只有6个人,之后保持8人左右的规模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大概有12个人左右。现在还在一起工作的知人有清水义治先生(曾担当剧场版名侦探柯南的作画监督等)和另外两个人,分明是现在还活跃在动画岗位上的渡边先生和另一位在做动画检查的前辈(之后有提到,吉田肇先生)。



☆想听一听您说说在スタジオぽっけ时代的故事,首先还是从《忍者服部君》开始吧。您的第一次原画是由平村先生画的设计稿,那时这种形式好像比较多见的样子。听说荒木工作室好像也是这样的,都是先由荒木伸吾先生亲自画草原和律表。
当时的设计稿并不像现在这样要把人物的动作全部画出来提交上去,而只是单纯用来传达设计方案的这么一个草稿。不会像现在一样去画上律表,甚至连角色都不怎么画出来。如果你不好好去整理设计稿的话,原画就画不准,而且当时也不像现在会好好地进行修正,不是有一定水平的人的话是不会让你画的。因此,刚成为原画(接到工作)的时候,都会让能画的人先画出(设计稿)来,在演出检查完以后,最后在设计稿上画上角色的演技,这种形式当时应该比较多。当然如果画得很好的话说不定也会一开始就让你画,但那都是有才能的人才能干的事情,我们没有那么厉害,所以也就不给我们画。

☆关于《脑波子》[11],这应该是堀内先生实际上第一次担当原画的作品吧。您能谈一谈这部作品吗?
前辈说想要画原画,但又不能只画一点点,所以……就是这样画了简单的几卡。动画的话必须把线勾得很漂亮才行,但是原画勾得太漂亮就会变得不像原画了,所以在画的时候故意用橡皮把画面擦得很乱啊,用色铅假装打草稿啊,现在想起来真是做了很多奇怪的努力啊(笑)。

☆《亚空大作战斯兰格尔》[12]第5话的原画,记得应该是您和吉田肇先生一起画的。那是您第一次画机器人的动作戏吗?
就原画来说是我接到的第一个机器人动画。虽然机器人题材的“动画”画了很多没有什么抵触感,但是感觉机械的部件很零碎很难画。另外,也模仿着当时很流行的上阴影的方法去画了。